武大兰天风谈立论

学习啦  雅雯   2016-05-30 15:06:59

  不同的人对立论有不同的看法和技巧,今天学习啦小编给大家分享一篇关于武大兰天风谈立论的文章,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  武大兰天风谈立论

  辩论始于概念和逻辑,以某种理论为背景,具体展开成几个方向,对本方的立场进行基本的说明,这就是一篇立论稿的构成元素。

  立论在辩论中的地位并不起眼,信管院的杨帆学长甚至说过:“老子没有立论,一样能打赢比赛!”虽然这未必不是句戏言,但是回想辩论发展的历史,无论是在古希腊还是在中国的战国时期,辩论就如同马拉松战役,从哲学的本原问题再到现实社会的应用,没有哪个问题不是要讨论个天长地久的。如今要把一个问题的讨论浓缩成一场辩论赛,道理就必须讲得简单,事例就必须选得经典。不少人都认为,前者容易而后者难,其实想要把道理给讲得通俗易懂,是非常考验思维和语言能力的,而事例的选取是否经典受辩题本身所决定,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所以在这里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,就是辩论的胜负首先还是受双方的立论水平所决定,更高层次的立论完全可以使本方立于不败之地,具体可以通过下面的战报来体现。

  一方面,由于辩论赛的时间太短,能应用的理论不可能太深,在目前的知识水平和思维能力的基础之上,双方基本上都能把握住对方的理论层次;另一方面,在赛制不断改革的趋势中,论的部分愈来愈少,辩的部分越来越重,比赛致胜的关键也开始偏向于操作,而非理论,立论的地位也就进一步下降。现在基本上大家拿到题目后,恨不得都是先找事例编成战场,再根据战场的需要来编写立论,论点也总是从理论现实价值或者字面逻辑价值等等套路出发,往往听起来也总是让人无心琢磨,三分钟的时间基本上就这样过去。

  整个社会已经被快餐文化所笼罩,随着人们生活节奏的加快,人们对于文化生活的节奏要求也随之加快。看辩论赛的时候盼望双方一开始就火并,一直打到最后就是好比赛,希望新加坡赛制快点死,赶紧起用西方的奥瑞冈赛制。同样,在立论三分钟的时候,大家往往都很关注反方一辩开始时候的反驳,越一针见血越好,最好就着这个破绽展开立论,处处能与对方相反又刚好能克制对方。这样的立论当然很顶级,但是对辩手的素质以及赛前的准备都有很高的要求。以下带来的这个战报,让我们共同来欣赏。

  时间:2004年

  对阵:法院VS文院

  题目:网络通信可以/不可以取代传统书信

  这场比赛是当年金秋第二轮的焦点战役,赛制采用的是当年全辩的赛制,除去自由辩论外全部是陈词,所谓的反驳再反驳也不过只是个称谓而已。法院的领军人物是曾诚学姐,她应该是当年金秋中最强的人物,作战和反应只能用无敌来形容,还有肖涵和赵菲这样的希望之星辅助,阵势上应该说具有很大的赢面。文院这边的主将由队长贾子年师兄担当,自称当教练比当队员更适合的陈杰负责掩护,收尾的工作则由皇牌四辩贺捷完成。

  立论环节中,法院依照常规打法出牌,将释义重点放在“可以”上,指出“可以”代表的是能力的许可,列出网络通信的种种便利优势,再由“可以”引申到“不可以”,大概的方式就是“不可以”=“不”+“可以”——法院认为,文院将会重点论述传统书信所蕴涵着独特的文化感和亲情感,而这些是不能通过网络通信的功能来实现的。事实上,文院也确实是这样做的,但是文院的突破口却并没有放在这个上面——可以说文院是出奇制胜,也可以说法院是自乱阵局,但这也正体现出,一篇出色的立论对于战局的影响将是多么关键。

  文院究竟是怎么做的呢?贾子年师兄在他的开篇陈词中掷地有声:“当我们说一个人不可以随地吐痰的时候,难道我们是说这个人没有能力随地吐痰吗?显然不是,我们是说他不应该随地涂炭,我们在道德上不希望他这样做。今天我们说网络通信不可以取代传统书信,是说传统书信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,不应该被现代化的大潮所淹没……”当他把话讲到这里的时候,两边立论的层次高下立判而出:法院讲的是工具,文院讲的是文化;法院讲的是行为能力,文院讲的是道德推崇。随后的过程没有太出乎意料,法院完全没有准备过在文化层次上作战,在自己的立论层面上作战又完全被对方克死,剩下的环节中只有曾诚学姐倚靠经验和言辞在苦撑局面,剩下三个人完全就在不着边际,四辩做总结陈词的时候,连法院的观众都在嘘他。文院这边的情况有多好,法院的情况就有多狼狈,下面这个时刻是全场的最精彩时刻:

  赵菲:倘若不是网络通信,《第一次亲密接触》这样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又怎么会发生呢?

  贾子年师兄:是啊,可是为什么轻舞飞扬在临终之前,交给痞子蔡的是一封带有她泪痕的亲笔信,而不是一封电子邮件呢?

  当时的掌声是要多热烈有多热烈……

  或许各位会觉得,这个立论思维,现在大家基本上都会用,可这就如同把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,任何事情总是第一次的实现最为关键。在当时,立论的主要思路还是从逻辑和理论上做文章,而文院则是从价值层面上展开,如今大家都很清楚,价值层面确实是很高,但也很虚,所以只能在开头结尾的时候用来忽悠,实战之中则很难运用。文院在这场比赛中的成功,很值得借鉴和学习。

  最后的结局出乎意外,法院获得比赛胜利。当主席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,连法院的观众都不能置信,愣是几秒钟内都没人鼓掌。最后鼓掌也只是几秒钟,声音也很微弱,所以回想起这场比赛时我总说:输赢的比赛常有,而能赢得对方观众之心的比赛罕有。

  今日人物:贺捷

  2003年的夏天,人文学院忽然分家成三院一系(文学,哲学,历史及艺术学系)措手不及的文院在当年金秋的比赛中,首轮即遭淘汰。随后文院的成绩开始稳步回升,2004年第二轮,2005年八强,去年则是半决赛,按这个规律发展下去,今年文院应该能够杀到决赛。应该说人文系统在辩论方面,确实有些先天的优势,然而在中国这个大环境之下,人文科学的吸引力持续下降,导致人文系统能吸引到的人才日渐稀少。目前的文院辩论队,04级只有胡顺江还在坚持留守,05级更是完全缺失,很多时候都还得靠03级的骨灰们来支撑,这一尴尬局面看似偶然,实则还是现实局面中的必然结果。

  我始终是个英雄史观的拥护者,任何队伍想要从低谷中走出来,必定会有领袖级的人物出现,才能扭转整体的局势。从这方面来看,文院的关键先生,就是贺捷,他个人绝对是个悲剧英雄,四年下来始终没能迈进人文馆的大门,实现他主场作战的愿望。这家伙始终不太愿意去实践现行的比赛胜负因素,总是靠着他无敌的煽情能力去斩将夺关,往往就被对方的整体压上给吞没掉。三年金秋下来,文院分别止步于法院、信管和政管,都是以整体作战闻名的队伍,贺捷往往能拿下最佳辩手,但就是离胜利都只是一步之遥。最后这一场与政管的比赛,他更是惨到连最佳辩手都没拿到,尽管他还是赢得全场观众之心,尽管他还是唯一能被称作皇牌的四辩,然而在人声鼎沸的赛场中央,能够很清晰地看出来,他眼中的无奈和疲惫感,英雄迟暮的意境,大概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与其说他一直和运气在对抗,倒不如说他是在和现行的辩论体系在对抗。在拿到辩题的时候,贺捷总是会去图书馆借几本相关的书,从理论的源头上慢慢研究慢慢消化,几乎没有人能像他这样有耐心,所以也几乎没有人像他这样,常常能提出新的观点和理论,这也正是他的四辩稿总能够如此动人的原因所在——这里讲的是他能够以理服人,而他之所以能够以情动人,是建立在他天马行空的思维,和对辩论深切真挚的热爱这两个基础之上的。然而也正是他这种不受拘束的思维特性,使得他在提出某些观点的时候,很少去考虑这种观点的操作前景如何,这就需要有操作能力强悍的人物来辅助他。很遗憾,文院始终没出现过这样类型的辩手,直接导致场上的四个人都比较游离,缺乏凝聚力和专注的攻击力,之所以会出现这个问题,与贺捷自身的性格特征也是有关系的。

  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辈分关系,所以贺捷不好指挥贾子年师兄;因为辈分相同,所以贺捷指挥不动陈杰;04级对贺捷的感情,大概是尊敬多于亲近,这样的合作就多半有些亦步亦趋的感觉,05级在这方面的感觉可能就更强些。06年金秋的时候,早期是胡顺江带着三个05级的辩手上阵,他自己作为理论和操作的核心,可以很自然地指挥全队进行作战——而且胡顺江的性格很容易近人,这样的合作关系是可以用“亲密无间”来形容的。而在贺捷回归阵中的半决赛,情况又回到原先的马首是瞻,偏偏贺捷太长时间没打比赛,全场几乎都是处于热身状态,剩下三个人自然就跟着脱节。好不容易比赛结束进入观众提问环节,贺捷的热身活动也终于准备完毕,于是开始发飚,可惜为时已晚,而这也为我们提出另外的思考:骨灰级辩手应该和后辈辩手保持怎样的关系?骨灰级辩手在关键比赛时是否应该回归阵中?在以后的文章中,我们将会就这些问题展开更深入的探讨。

  我认为对贺捷最好的评价就是:贺捷是个四辩。有些四辩在总结陈词之前,就能彻底打倒对手,比如刘宇凡,比如罗啸冬;有的四辩在前面能够一直保持隐忍,非要等到最后时刻再来个一击致命,比如贺捷,比如徐卓阳。应该说贺捷是个出色的挑战者和探索者,不论是在四辩位上、金秋之中还是辩论本身,这个名字都是应该被铭记下来的,如果说贾子年师兄是个浪子,陈杰是个游子,胡顺江是个痞子,我想,还是用“赤子之心”来形容贺捷,才算是恰当吧。

  今日盘点:文院

  文院的特点,有如我们对中国文人的一贯看法,就是场上的四个人都很有思维,但往往不能聚到一起去。我们总说到“思辩”这个词,文院在“思”这个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,但是往往就是考虑得太复杂太奇妙,反而不太好在“辩”上面表现出来。从04年金秋开始,无论是贾子年师兄,还是贺捷和陈杰,给人的感觉都是时灵时不灵,原因就在于思维往往受题目和个人状态所限,具有很大的不稳定性。在这方面,胡顺江无疑是个优秀的革新家,他应该可以获得06年进步最快辩手奖,这在校队的训练和金秋的比赛中都有所体现,但更重要的是他使文院也逐渐开始接受操作的理念,包括更加精密的起承转合流程,对语言的修饰以及自由辩论中的设计,同时也能维持原先在思维方面的特点和优势。金秋中击败徐卓阳所在历史院并最终获得第三,代表武大参加在澳门举行的名校辩论赛,胡顺江已经隐有武大最强辩手之风,倘若他今年能够继续参加金秋,文院还是很有希望兑现进入决赛这个规律的,拿到冠军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如果胡顺江坚持要考研的话,文院就只能完全靠06级的阵容出战,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无疑就是陈冠男。她在文院新生赛决赛上的发挥,着实能够让人承认她是个天才辩手,但是和05级的天才辩手杨子江,04级的天才辩手徐卓阳相比,陈冠男还需要有非常非常大的进步才行。我不认为漂亮的女孩子打辩论是件好事情,因为别人不好意思把批评的话讲得太重,这对个人的成长进步来说显然很不利,毕竟现在像刘翔师兄这样的人……很少很少……今年的校新生赛当中,文院的表现可谓是差强人意,既没有思维方面的优势,也不能体现出职业辩手的素质,这让我对文院在今年金秋中的命运,实在是不敢抱什么乐观的态度。

  长久以来,文院都被认为是支金秋中的老牌劲旅。在人文三院之中,文院的人口基数最大,如今人文科学试验班也被永久划归给文院,可以说在正常的情况之下,文院保住金秋八强的席位不成问题,在签位或者别的运气帮助之下,进入人文馆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然而如果文院想要重温昔日拿冠军拿到手软的旧梦,甚至说只是重温一次金秋冠军的旧梦,都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在这里套用贺捷在去年顺爽决赛上的收关之语:文院的同仁们,辩论途中,一路走好!

【猜您感兴趣】
【武大兰天风谈立论】相关文章
【名人智辩】图文精华
上一篇:马英九与蔡英文的辩论
下一篇:奇葩说马薇薇经典语录
学习成就梦想!— — 学习啦